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巡狩江山_ 第二百五十五节 得之 失之-

时间:2021-07-09 11:5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伴卿一醉小说巡狩江山 第二百五十五节 得之 失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安明生的话,犹如寒风之中淋了一盆冷水,让众人的心顿时寒彻骨髓。澹台明月紧咬着嘴唇,她觉得张如明那碗毒酒是替她而喝,如果无法救治,澹台明月会内疚一辈子。



    “安神医,虽然我不懂医术,但小女子觉得天下万物相生相克,应该有对应之法。您不是说过,只要能查出毒源,您就能配制出解药。为何现在,您却说?”澹台明月眼含泪花看着安明生,目光中带着恳求还有一丝埋怨。



    安明生叹息道,“解药我可以配制,只是~空有药方有何用。”



    澹台明月与众人一愣,既然可以配制,为何说没用呢?就在众人疑惑之中,那位采蜂老者说道。



    “你们逼他也没用,安老头说的对,解药的药方他可以写出来。但是,你们上哪里寻找克制沙漠蝾螈的药引子?”



    澹台明月一愣,赶紧问道,“范先生,难道克制沙漠蝾螈的药引子,非常难寻吗?”



    澹台明月也变得客气起来,如今之计她只能求助这两人。哪怕有一线希望,澹台明月也要把上官玄悟救过来。



    采药老者看了看澹台明月,“这位姑娘,你可知道沙漠蝾螈,在药理上属于至阳之地的至阴之毒。要想克制它的毒,必须是至阴之地的至阳之物才行。别说是城阳府,恐怕整个大夏都找不出此物。”



    安神医也跟着解释道,“大人,老朽年轻之时,倒是听过一物可以克制沙漠蝾螈之毒。但这种东西非常罕见,就算知道产自哪里,恐怕也得几个月能够寻到。在时间上,来不及了。”



    “安神医,您说的是什么东西,或许,我可以想办法。”澹台明月焦急的问道。



    安神医沉思了一下,说道,“沙漠蝾螈生活在干燥炎热的沙漠,却终日钻入漠土之中,才孕育出这种至阴之燥毒。要想克制它,当年家父曾经说过,北寒极阴之地,有一种火蝠。这种火蝠生活在冰洞之中,却终日吸收地炎的热气。用火蝠的蝠涎,可克制住蝾螈之毒。据医典记载,这种火蝠只生长在~。”



    “北明冰川烈焰窟,您说的是冰川红蝠?”澹台明月接口说道。



    安神医一愣,点了点头,“不错,是北明冰川的地方。但是不是红蝠我不知道,医书上只是说叫火蝠。大人,你怎么知道?”



    澹台明月心说那里是北明圣地,身为北明公主,她当然知道此地。澹台明月来不及解释,赶紧问道。



    “安神医,范先生,不知道您二位,可有办法暂时压制上官大人身上的毒素。我需要~至少十五日的时间,到时候或许会弄到蝠涎。”



    “你~你有办法?”安明生吃惊的看着澹台明月。



    “你想法配置好其它药物,蝠涎就交给我。但是,我需要时间。”



    安明生想了想,“十日,这种毒性老朽只敢保证十日。”



    澹台明月皱着眉头,“好,那就尽力吧。”



    澹台明月让人安顿好那位范先生,这段日子她可不敢让两人离开。万一张如明出现什么症状,随军郎中根本就束手无策。



    澹台明月焦急的等待着,等待着大飞的到来。她知道只有大飞的速度能快速的来回北明与大夏之间,但能不能完成任务,澹台明月心中也没有底气。按照时日,大飞应该就在这一两天来到城阳府。



    安神医在采蜂老者的协助下,两人共同研制了一道解药。其它的药引都好寻找,即便城阳府没有,周边城市也能找得到。毕竟这几味药不是罕见的稀缺之物,唯有这蝠涎一项空了下来。



    两日后,大飞带着段琅的书信来到了城阳府。澹台明月顾不得拆看书信,赶紧把大飞带到了上官玄悟的卧房。此时的上官玄悟,脸上浮现出青紫之色,如果不是还有呼吸,澹台明月都不敢相信他还活着。



    上官玄悟呼吸之中带着一丝异味,大飞仿佛极为抗拒这股气息,不时的发出低鸣。



    澹台明月轻抚着大飞光滑的羽毛,轻声诉道,“大飞,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意思。张大哥身中剧毒,必须麻烦你去跑一趟。还记得我北明的翔鹿城吗?从翔鹿城一直往北,有一处冰雪覆盖的山川。大飞,那里有一种红色的蝙蝠。”



    澹台明月说着,拿出早已画好的火蝠画像,“大飞,就是这种东西,你必须抓一只活的回来。越快越好,否则张大哥就没救了。”



    大飞盯着澹台明月手中的画像,明月怕它没有听懂,再次复述了一遍。



    “大飞,求你了,否则我跟段琅都会非常伤心。”澹台明月带着哭声看着大飞,她不知道大飞明白了没有,目前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大飞身上。



    大飞转头看了看卧榻上的张如明,轻轻的低鸣了两声。澹台明月一愣,“大飞,你听懂了?”



    大飞抬头拱了拱澹台明月的玉手,扎开翅膀向外蹦去。一出房门,大飞顿时振翅飞向空中。澹台明月跑出房门,紧张的看着渐渐远处的大飞,心中不停的祈祷着。她祈祷大飞能够快点回来,否则张如明坚持不住,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安神医配置了几副草药,每日里强行给张如明灌进嘴里。虽说张如明面如死人一般,但却一直保持着微弱的呼吸。采蜂老者仿佛对张如明的毒产生兴趣,时不时获取点血液,与安神医共同研究着。两人也觉得奇怪,他们发现张如明所中之毒,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霸道。虽然难以解除,但毒素蔓延的也很迟缓。安神医可不知道,下毒之人只用了三分之一药量,否则早就毒发身亡了。



    澹台明月看完段琅的书信,得知段琅要收复贺连加与闫发成,她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就算有不同的建议,澹台明月也暂时无法与段琅联系。毕竟小白没有来过城阳府,根本找不到这里。



    城阳府郑泽昌的府宅之中,萨多得知安明生正在救助,他也一直等待着消息。萨多不认为有人能够解除上官玄悟之毒,但是刺杀澹台明月的毒素虽然霸道,只要能够及时压制住,解救起来并不困难。



    “泽昌,这两日你还得去探探消息。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历都城兵马显得太过平静。或许,那明月军师只是擦伤了点皮,被安明生救治了也说不定。”萨多疑惑的说道。



    “阁主大人,我觉得咱们还是尽早离开吧。这几天我总感觉有些惶惶不安,万一被他们查出蛛丝马迹,再走就来不及了。”郑泽昌为难的说道。



    萨多目光一厉,“泽昌,当今天下大乱,这大夏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还不好说。但不管是谁最后胜出,决不能让段琅小儿占到便宜。否则,你我之辈必将遭到追杀。所以,与公与私,都不能让澹台明月活着。”



    “可是阁主大人,就算现在继续等,恐怕也难以寻找到机会了。”



    萨多摇了摇头,“城阳府宣布投靠段琅,这对德隆来说无异于触及了逆鳞。就算朝堂兵源再怎么匮乏,老夫相信德隆必将会派大军前来。到时候城内兵荒马乱,他们总有疏忽的时候。”



    对于萨多的这种执着和坚持,郑泽昌只能无奈的等待下去。即便他有所担心,也不敢不遵从萨多的命令。



    城阳府起事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大夏各地。京都朝堂之上,朝臣们更是被这道消息震撼的有些不知所措。宏亲王损失惨重,朝臣们本就人人自危,现在连下面都府都要投靠段琅,这江山何以稳固。



    连日来的战报,让德隆气色变得极差。但是得知梁毅投靠了段琅,德隆更是气的怒发冲冠暴跳如雷。不管楚提怎么劝阻,德隆依然强令宏亲王分兵讨伐。不但如此,德隆还把马如正调派的二十万兵马截留下来,用于守护京都安危。



    亿象城内,宏亲王看到德隆的雷霆圣旨,不禁气的捶胸悲叹。



    “竖子无能,我大夏江山~亡也!”宏亲王悲愤之下,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吓得德光赶紧上前一把抱住宏亲王。



    随行御医紧急救助,总算是把宏亲王的老命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



    “叔祖,您千万要保重,军中离不开您。”德光担心的看着宏亲王。



    宏亲王幽幽喘息了一声,“竖子虽然无能,但君命~不可违。德光,大军交给你了~派~派出五万兵马~走走过场吧。”



    “叔祖,这件事您就别操心了,德光马上禀报德隆帝,西部战区的二十万兵马必须发过来。不然,咱们无力再阻挡南平大军。”德光压着怒火说道。



    宏亲王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拿出了主帅兵符,“本王~老了,军中一切,你可~自行安排。”



    宏亲王交出兵符,如释重负的喘息了一声,微微的闭上双目。事已至此,宏亲王也无能为力了,只能交给德光走一步看一步。



    城阳府内,经过这些天严谨的分析和判断,澹台明月可以确定下毒者就是郑泽昌。但是出入郑泽昌府宅之人,没有显示出有大来头的幕后主谋,所以澹台明月一直没有下令动手。



    府衙之内,澹台明月与府尹梁毅详细的谈论了一番。她相信梁毅是真诚投靠,并不知道郑泽昌身属何种势力。得知郑泽昌就是下毒之人,梁毅吃惊的有些不敢相信。但在事实面前,他不得不接受这个结果。思前想后,梁毅这才明白郑泽昌为何要坚持出城迎接。几方面一对质,一个完整的毒杀计划显现出来。



    “军师大人,都怪我辨人不明,导致上官大人身中剧毒。我这就下令,把郑府全部缉拿,本官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的走狗。”梁毅怒道。



    “梁大人不必操之过急,郑泽昌的府邸已经被严密监控,他跑不掉。等上官大人中的毒解除,由他来亲自操刀吧。”澹台明月劝道。



    “怎么,这么说安神医可以救治?太好了。”梁毅欣喜的看着澹台明月。



    澹台明月苦笑了一声,“能不能解毒目前还不得知,希望在时间上还能来得及。这些日子城内的政务就交给梁大人了,您多辛苦。至于城防安全,梁大人不必多虑,张奇峰与黄志两位将军,定会保得城阳府平安无事。”



    “好,那上官大人这边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吩咐。”梁毅站起身说道。



    澹台明月点了点头,她现在也无心处理政务,只求大飞能够及时赶回来。送走了梁毅,澹台明月马上来到安神医与采蜂人的房间。



    “安神医,范先生,明天就是第十日了,万一药引子来不到,上官大人这边~能不能再拖延几日?”澹台明月恳求道。



    这些日子澹台明月对两人非常照顾,采蜂老者对她的态度也大为改观。看着澹台明月着急的样子,采蜂老者说道。



    “军师大人不必心急,我与安老头分析了一下,觉得上官大人再拖延三四天应该不成问题。不知道为何,这次的毒源发作的很缓慢,或许这是上官大人吉人自有天相。”



    范老头听着其他人都称呼明月军师,他也跟着这么称呼。换了身新衣裳的采蜂老者,与刚来的时候跟变了个人似的。虽然有些枯瘦,却也颇具几分隐士风范。



    澹台明月一听,顿时高兴的说道,“太好了,如若两位还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



    “对了,军师大人让在下查验那短刃之毒,在下也已经说给安老头。”



    安神医点了点头,拿出一份药单子,“军师大人,这是解那短刃之毒的药方。”



    澹台明月接过来看了看,对身后向天说道,“向天,马上派人全城张贴,就说府衙高价寻求这上面的几味主药。记住,重点叮住郑府的人。”



    “诺!”向天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澹台明月又陪同二人,去看了看张如明的情况。将近十日的时光,此时的张如明不但脸色发黑,连手脚都变得青紫。房间内,更是弥漫这一股恶臭。



    郑泽昌的府宅之内,萨多看着府衙张贴的寻药告知,一眼就看出这是解他短刃之毒的解药配方。萨多眼角动了动,心说既然你想寻死,那老夫就再送你一程。萨多当即决定,让郑泽昌亲自把这几味主药呈送上去。不过,这其中有一味草药萨多动了手脚。如果还是按这配方熬治,喝下去必死无疑。



    十天的时间过去,大飞依然没有动静。不但是澹台明月着急,身在惠宁城的段琅也有些莫名其妙。这些天来,他居然没有收到城阳府的任何消息。不但如此,连大飞也不知所踪。



    十二天过去,梁毅收到了郑泽昌贡献的几位主药。面对这位虚假的商贾,梁毅没有表露出内心的愤恨。澹台明月没有理会这些,大飞还是没有消息,她有些坐不住了。



    第十四日的中午,张如明的身体终于出现了恶化,耳鼻之中居然冒出了黑色血液。安神医赶紧施展银针,采蜂人也搭上了一根珍藏在胸袋内的百年老参,才算是稳定了张如明的症状。



    澹台明月紧张的祈祷着,祈请天上的诸神赐予这位冒牌天师力量。只要让他活过来,澹台明月宁愿为张如明盖一座崭新的祈福庙,让他闭关在里面忏悔都行。



    “军师大人,老朽已经尽力了,恐怕~三个时辰之后,上官大人还会发作。到时候~还望~还望军师大人莫要责怪。”安神医带着疲惫的目光看着澹台明月,他知道再次发作之时,将是上官玄悟最后的时刻。



    澹台明月咬着微微颤抖的嘴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一声隐约的鹰啼。一道黑影从远处摇摇晃晃飞了过来,大飞一个俯冲跌落在府衙后院之中。



    澹台明月等人吓了一跳,谷凡闪身跑了过去。却发现大飞趴在地上,无力的抬了抬头。大飞平时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居然变得通红。



    澹台明月也跑了过来,看着大飞的样子,澹台明月捂着嘴差点惊叫出声。她发现大飞的左爪中,紧紧抓着一支红色蝙蝠。但蝙蝠尖锐的牙齿,却咬进大飞的腿部。看大飞的情况,明显是中了火蝠之毒,勉强坚持到现在。澹台明月刚要伸手摘下咬着大飞的火蝠,就听着采蜂老者惊恐的喊道。



    “不许触碰~快离开!”



    一声惊叫,吓坏了所有人,眼看着澹台明月手指即将触碰到火蝠,那生灵却是突然松开嘴,回首就是一口。谷凡距离最近,猛然一拉澹台明月,火蝠尖锐的牙齿差之毫厘就咬到了澹台明月的玉手。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