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报告教官,回家煮饭_ 第一百三十四章 看她发了呆-

时间:2021-06-16 13:2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MO忘了小说报告教官,回家煮饭 第一百三十四章 看她发了呆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宁韶明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把常笙画和她的心理学归类为神棍作风。

    毕竟她表现得的确像是个高明的骗子,系统扎实的功底,足够多的经验,适当的推测,天花乱坠的忽悠,可不就是一个骗术家的必备本事吗?

    但是看着常笙画拿着成堆的数据和甘老板的每一个眼神表情每一句话联系起来,分析他的不同神态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宁韶明难得觉得心理学还真是一门精密的科学。

    不过再精密也没有用,看不懂的他依旧补眠了一个下午,直到傍晚时分才醒过来。

    然后他就看到常笙画靠坐在沙发上睡着了,窗帘没有拉,夕阳残留的余晖顺着巨大的玻璃窗照射进来,浅浅落在她的半边侧脸上,剩下半边则是掩藏在了一片阴影之中。

    宁韶明看着看着,不由得发了呆。

    平白来说,常笙画长得还不错,但是平时的她很少会给人一种是个大美人的感觉,她的眼神太锋利,她的气质太阴郁,她笑起来的样子太嘲讽,她说话的时候太让人跳脚抓狂,哪怕是在上司面前掩饰几分性情,仍然是一副死硬派科学家的架势,往往让人一看到她,就觉得她像是冷血的蛇,像是开刃的刀,像是冷硬不吃的石头,可就是不会对她的容貌有太多着墨之处。

    但是在此时此刻,她睡着了,将自己周身过于凌厉的气息收拢,脸上太过尖锐的棱角也被神乎其神的化妆技术所掩盖,温暖的阳光模糊了她微微皱起的眉头,这让常笙画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的年轻女孩,眉眼秀丽而姿容清冷,如果这个样子的她走出去,估计就不会有那么多歼龙的队员们在背后下注,赌她要单身一百年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宁韶明又觉得自己有点无聊。

    他自己还是一只单身狗呢,管这个女魔头单不单身做什么?

    常笙画对别人的视线很敏感,被他看了没多久,身体就自动醒了过来,她掀开眼皮子看了一眼,然后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道:“看什么,爱上我了?”

    她的语气有点懒懒的,听起来特别动人,宁韶明当即就是嘴角一撇,颇不高兴地道:“我又不傻,爱你做什么?”

    这种分分钟都要小心自己小命被弄死的对象,他敬谢不敏。

    常笙画的心情还算可以,也没有出言讽刺,只是低笑了两三声,道:“那就祝你早点找个不傻的人。”

    宁韶明登时就有点纠结——常笙画这算是嘲笑他没人要呢,还是调侃他找不着人呢?

    常笙画可不管又被绕晕了的他,起身就去洗手间里洗了个把脸,再出来的时候,还是那个宁韶明熟悉的女魔头,好像刚才带着些许温和的女人只是一个幻影似的。

    宁韶明吐槽自己真是脑补得太多,也爬起来去洗漱换衣服了。

    等宁韶明把自己收拾得人模人样,常笙画也换好了要参加晚宴的衣服,调整了合适的妆容,宁韶明走出来一看,险些儿被吓了一跳。

    “啧啧啧,”宁韶明绕着常笙画转了两圈,嘴里啧声不已,“难怪栗子他们老说什么四大神术,能让一个人转眼就脱胎换骨,连他妈都不认得,原来就是这么回事啊……”

    常笙画见他一副老古董看到新科技的语气,不免觉得好笑,“我记得你们也有一门课是伪装课,专门学怎么变成另一个人的吧。”

    “那不一样,”宁韶明一脸正儿八经,“我们最多两三个化妆品就搞定了,很经常都是换身衣服换个造型而已,哪像是这堆瓶瓶罐罐,看得我眼都花了。”

    常笙画故作沉吟,“看来我也得给你好好上这一堂课。”

    宁韶明茫然不已,“为什么我要上这个课?”

    常笙画掐了一把他的脸,眉眼弯弯,“毕竟宁中队长得这么漂亮,不捯饬捯饬,多浪费你的天生丽质。”

    宁韶明瞬间炸毛,“你丫的才需要化妆呢,老子天生就帅!滚泥潭里都是最帅的一个!”

    常笙画回想了一下在歼龙驻地时一群人滚泥潭的模样,忍不住点了点头。

    没办法,这张脸是老天赏给他吃饭的。

    可是见她点了头,宁韶明依旧心塞塞。

    帅有个毛用啊,他要的是女魔头认可他的实力!杠杠的不掺水的实力!

    因为被常笙画刺激了,所以宁韶明脸臭臭了好半天,甘老板来接他们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他几眼,还没想明白这位大少爷为什么不高兴,就被打扮得艳光四射的常笙画吸引了目光。

    宁韶明见这个死胖子不停地在恭维常笙画,心里就更不高兴了。

    他也打扮得很帅啊,死胖子有没有眼光的!

    宁大少的心情比那六月的天还善变,常笙画猜得出他的心情波动,忍笑不已,但也没调侃他,就怕宁韶明跟炸弹似的一点就着,于是便拽着他跟着甘老板出门了。

    觅川市最大最豪华的酒店就是甘老板本人兴建的,正好矗立在市中心,算是当地的标志性建筑。

    可惜这家酒店却不是什么好的地方,豪华得堪比皇家宫殿,各种娱乐设施齐全,藏污纳垢,达官显贵来这里消费一个星期,恐怕都抵得上普通家庭好几年的收入,可谓是觅川市最大的销金之地,当地无数部门想抓他们的小辫子,奈何甘老板只手遮天,一直都没有明显的进展。

    严友知道常笙画和宁韶明要来这家酒店的时候,险些儿没给他们扮演跟班小弟,好混进去找点什么线索证据,好把一连串的社会蛀虫全部揪出来。

    只是这么做太过打草惊蛇,被常笙画一票否决了。

    甘老板是今晚晚宴的东道主,自然来的比较早,顺便就跟常笙画和宁韶明弄了个房间,让他们休息一下,吃点东西,等晚宴开始之后再下去宴会厅那边。

    常笙画和宁韶明也不客气,直接点了一些方便吃的餐点送到房间里,怎么也要吃饱了再来跟那些老狐狸斗智斗勇。

    宁韶明叼着一个餐包,照例先检查了一遍酒店的房间,没发现有监控之后就收到了辰津的信息。

    “我们一出门,就有人去搜我们的行李了,”宁韶明眯了眯眼睛,“看来那个死胖子还是不太信你啊,教官。”

    常笙画慢条斯理地切了一块牛肉,挑起眉头看他,“嗯?”

    宁韶明看了一眼她那被切得七零八落的五分熟牛排,顿时打了个冷战,识趣地道:“不,我的意思是,他可能对我不是很放心。”

    “那是当然,”常笙画一点儿都不客气地道,“堂堂宁家大少爷,就算是不得人心,但是究竟有没有蠢到会被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他总得多几分怀疑吧?”

    宁韶明不服气了,“那他为什么不怀疑你,你好歹也是常家的小小姐吧?”

    常笙画耸肩,“你都说了,我只是‘小小姐’。”

    一个年纪不占优势、性别不占优势的继承人,还有可能会被到处送去联姻,那么她会做出什么不太理智的事情呢?依照甘老板这种人的心态,自然是会往最阴暗的层面去猜测的。

    常笙画自己就不是心思多光明的人,当然不会把甘老板这种人渣也想得太好。

    倒是宁韶明做事大开大合,习惯了各种阳谋,对这种明枪暗箭的事情不太熟悉,常笙画把这些东西展示在他面前,心里多少有几分乐于看好戏的心态,好像是她当初非得逼得宁韶明承认是自己无能才把歼龙大队带进沟里一样。

    但是除此之外,常笙画多多少少也希望他即使不学会,也得知道有这么一些东西的存在,再怎么样也是一条船上的,宁韶明总要适应她的作风,别到头来举着仁义大旗要打要杀的。

    常笙画看了一眼正在皱眉沉思的宁韶明。

    目前看来,这位大少爷倒是适应得挺好。

    等到晚上八点钟,甘老板才派人来接他们下去宴会厅。

    因为常笙画的坚持,所以他们进场的时候很低调,在忙着招呼旁人的甘老板并没有刻意过来迎接他们,宁韶明和常笙画坦然自若地走了进去,走到比较僻静的角落里观察全场。

    不过依照宁韶明的那张脸,想要低调的话还真的不容易,在常笙画刻意收敛声息降低存在感的情况下,他就这么一路走来,常笙画几乎可以听见音乐声中那些禁不住四处响起的倒吸冷气声。

    常笙画忽然想到了一句很文艺的话。

    ——他朝着我走来,像是那明月从海上升起,颠倒晨昏,惊艳岁月。

    想必那些被宁大少的脸煞到的女人心里都是这么个想法吧……

    常笙画摇了摇头,心道宁韶明这么多年单身,其实也不冤枉。

    估计也没几个人愿意找个比自己还漂亮的男朋友,远观一下就好了,没看宴会厅里那些再不矜持的女人都不敢往这边靠过来了么……

    宁韶明本人倒是没什么自觉,只顾着环视全场的地形,先策划好退路之后才去观察那些来来往往的人群,试图看出哪些人疑似是他们的目标对象。

    “有什么线索吗?”宁韶明扭头去问常笙画。

    常笙画随意在旁边的自助餐桌上拿了杯酒,挡住了嘴型,道:“急什么,把你的眼神收敛一点,你只是个女朋友来参加无聊晚宴的世家子,不是来执法的军人。”

    宁韶明只好放松了挺直的脊背,把自己过于锐利的眼神也收了起来,不甘不愿地道:“这样行了吧?”

    常笙画看都没看他,“闭嘴,三点钟方向。”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