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盛嫁嫡女多娇宠_ 第九十七章 安全回家-

时间:2021-05-28 11:0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溯宝宝小说盛嫁嫡女多娇宠 第九十七章 安全回家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等凌天珩抱着乔安歌出去的时候,凌天遥和白矾也都跟了上去,白矾一头秀发完全披散下来,身上穿着凌天遥的外衫,跟着凌天遥他们走出了房间。

    凌天琛还站在院子里,凌天珩警告的看了眼凌天琛,随后抱着乔安歌离开了。凌天琛表情阴沉的看着他们离开,暗自握紧拳头,不甘心的盯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却最终只能放弃。

    四人一路出了那个宅院,白矾仍旧有些心有余悸,加上想要跟上他们的步伐,步履匆匆,一个不留神就摔到了地上。

    “啊!”白矾重重的跌在地上,凌天珩和凌天遥闻声转过身来,一看她跌倒了,凌天遥赶忙上前蹲下身来,有些担忧的问道:“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

    “好像扭到脚了。”白矾小声的说道,声音里带着一丝隐忍,方才太慌张没有感觉,这会儿放松下来她才感到身上各处的传来痛感,而脚踝也传来一阵刺痛。

    凌天遥闻言,没有丝毫犹豫双手穿过她的膝弯和腰间,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白矾惊呼出声,有些诧异的看着凌天遥俊逸的脸庞。随后又渐渐红了起来。

    “我可以自己走的……”白矾有些羞赫的说道,不过说出来的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尤其是现在她的感官敏感的能感觉到凌天遥抱着她腰间的手,这让她更感到羞赫。

    “要让你自己走我们什么时候能走出去?我抱着你要快很多。”凌天遥像是完全没注意她的羞赫,只平淡的说道,随后和凌天珩示意后,两人抱着人回到了拴着马的地方。

    将乔安歌放到马上,下一刻翻身上马,坐在了她的身后,强有力的手臂抓紧了缰绳将她箍在自己怀中。四人便向着山下骑去。

    一路有些颠簸之下,乔安歌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意识模糊的看着眼前飞快的景物,只觉得头有些疼,胃里被颠簸的有些翻涌,还没有功夫多想,便又昏睡过去。

    等到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安全的躺在丞相府的临枫阁了。朦胧间她的脑海中突然出现凌天琛那双带着暴虐和欲望的眼睛,还有那张有些扭曲的脸,她猛的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啊!”她惊叫出声,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前熟悉的摆设让她渐渐冷静下来,这才看到在床边守着的凌天珩,他深邃的眼睛正静静看着她,里面除了有一丝心疼外,还有她一时看不明白的情绪。

    乔安歌恍惚的看着他,一时间也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直到凌天珩抬手想要抚摸她的发顶的时候,她条件反射的躲开,眼里也带着还没散去的惊恐。

    凌天珩手一顿,却还是继续摸上她的发顶,另一只手则按住了乔安歌的肩膀,不让她有躲避的机会。在乔安歌虽然有些抗拒,但还是没有太挣扎的情况下,凌天珩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

    不知为何,在这样静怡的环境下,乔安歌原本慌乱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甚至在回过神之后,感受着凌天珩的动作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

    凌天珩见状知道她已经冷静下来,不过想到她不顾他的叮嘱执意跑到外面去,这才让凌天琛有机可乘。他心里升起一丝怒气,抚摸着秀发的手渐渐往下,在乔安歌有些颤栗的眼神下,一路顺着额角,划到脸颊,然后在乔安歌有些无措的闭上眼睛的时候,捏着她的脸颊轻轻一拉。

    “啊!好痛啊!”乔安歌惨叫一声,连忙抬手打下了凌天珩捏着她还有些红肿的脸,怒气冲冲的瞪着他,“你干什么?”

    “谁让你不听我的话跑出去,被凌天琛抓了。这算是罚你的,要是下次再不听我的话,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凌天珩冷哼一声,面色黝黑的说道,不过看着乔安歌龇牙咧嘴的脸却带着一丝笑意。

    乔安歌一听,方才的气焰一下子消了,带着歉意和心虚的揉着脸颊,嘴上也不敢再说什么,只低声嘟囔着:“我哪知道那么倒霉,一出门就碰上了。”

    凌天珩耳力极好,自然是听到乔安歌的嘟囔的,他气急反笑。看着乔安歌可怜兮兮的揉着红肿了一半的脸,心里无奈的叹口气,坐在床沿,把她的手拿下来,随后从旁边的床柜上拿过来一个蓝色的药盒。

    在乔安歌疑惑的注视下,将药盒打开,里面是透明的药膏,凌天珩用手指挖出一点,沾在手指上,然后力道轻柔的擦在乔安歌的脸颊上,缓缓将它抹匀。

    乔安歌有些脸红,不适的动了动身子,却被凌天珩低声吼道:“不要动!这是白矾给的药,可以尽快消肿,不然你想这幅样子示人?”

    被吼了一句的乔安歌只得听话的不再动弹,随后还是觉得有些委屈,不由得不满的嘀咕道:“那你拿给我擦吧,我自己也可以的。”

    凌天珩只是撇了她一眼,不顾她的话,继续给她上药,乔安歌也不过是不满的嘀咕两句,见他没有回应依旧安静的给她擦药,她也不好在说什么,只得乖乖的仍由他擦药。

    不过她总觉得很不适应,虽然凌天珩顾着她的感受,怕她太痛,力道很轻柔,可是却总让她觉得心痒痒。尤其是凌天珩为了仔细给她抹药,靠的有些近, 她的鼻间都充斥着属于他的气息。这让她更觉得脸红心跳。

    等凌天珩抹完药才发现她的脸都有些微红,瞬间,原本正经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怀好意。在抹完药的时候,手指故意在她脸颊上流连,在乔安歌有些羞赫和茫然的眼神下,渐渐抚过她的秀眉,那双刚从噩梦中惊醒还带着一些水汽的眼睛,然后是小巧又挺拔的鼻子,最后滑落到她樱红的唇瓣。

    看着乔安歌越来越红的脸,他有些晃神,原本逗弄的心思竟渐渐变了味道,手指上传来她唇上的淡淡温度,这让凌天珩的眼神也开始变的有些深邃,像是受到蛊惑一般,一点点靠近她。

    “三哥,安歌她醒了没有啊?她有没有……怎么样?”凌天翎心急的推开了半掩着的房门,随后跟着凌天遥和白矾,还有正要过来看望乔安歌的乔文治。

    虽然门被打开的声音让两人一瞬间惊醒,乔安歌下意识的推开凌天珩,有些羞恼的躺下了身子,拿着被子盖在头上,脸上还有些火辣辣的。

    凌天珩虽然也觉得不太好意思,但常年处变不惊的性子,在乔安歌将他推开的时候便镇静的站了起来,看向门口的几人,不过眼神在扫过凌天翎的时候,还是有些气恼。

    凌天翎和凌天遥还有白矾最先进来自然是看到方才的那幕,凌天翎有些愣神,不知在想什么,而凌天遥则是眼中划过不易察觉的悲伤,白矾则是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而后面进来的乔文治却是什么都没看到。

    见几人呆站着,乔文治不解的说道:“三位怎么都光站着不进去?王爷,安歌她醒了吗?有没有怎么样?”说着,乔文治着急的走到床边,其他几人才回了神。

    乔安歌自然是听到乔文治的声音,缓和了一下心神,便掀开被子,坐起身说道:“父亲,我没事了,你不要担心。”见乔文治担忧的脸庞,她更加感到内疚。若不是她执意要出去,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更不会让他这么担心。

    乔文治心疼的看着她有些红肿的脸颊,哀声说道:“我的女儿啊,还好你没事,你知道我听到你落到二王爷手里的时候多担心嘛?”说着,乔文治更加觉得难过,眼里都开始泛着泪光。

    上次乔安歌险些丧命的时候,乔文治就受不住又是晕过去又是哭喊着对不住薛梦瑶,这次乔安歌又出了事,这让他这把老骨头这些日子都开始提心吊胆了。

    乔安歌看着乔文治都有些这些时日都变得有些憔悴的面容,只觉得又自责又内疚,鼻头一酸,也有些哽咽的说道:“是女儿的错,女儿不该不听你们的话跑出去,不仅中了凌天琛的圈套,连累了白矾,还让你们为我担心。”

    “不说这些了,是父亲不好,忙着处理事务没能常来看你,都过去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乔文治欣慰的说着,拍拍乔安歌的手站了起来。

    对着一旁的凌天珩拱手施了个礼,诚恳的说道:“劳三王爷这般为臣的女儿,老身在这里写过三王爷此次的救命之恩了。”凌天珩急忙抬手将他扶了起来,“丞相严重了,安歌既然已与我有了婚约,我自然要尽心保证她的安危。丞相快起来吧。”

    “是啊,丞相,安歌可是三哥的未来妻子,自然凡事得为安歌多想,丞相这番举动,倒显得太见外了。”凌天遥也附和的劝道,凌天翎在一旁赞同的点头。

    乔文治只得起身,但眼里还是带队凌天珩的谢意和敬意。“那便多谢三王爷了,安歌这孩子自幼身子不好,我本想着她能安然的度过余身便好,没成想她福气也大,能遇上三王爷这等夫婿,这是她一生修来的福分啊。”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