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毒妇驯夫录_ 222 暗杀-

时间:2021-05-26 15:0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叶无双小说毒妇驯夫录 222 暗杀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碧纱。”

    低哑而干涩的嗓音显然将蒙面女子吓了一跳,娇小的身躯立刻便如被点了穴一般半分不敢动弹。

    “水……水。”里间的声音断断续续却并不曾间断。

    女子似乎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会子楚嫣然居然能醒了过来。

    “我渴。”

    她迅速压下眉眼中的挣扎,一把抓起桌上的茶壶,倒了满满一杯送到了楚嫣然手上。

    屋中床榻之上,楚嫣然只半开了眼睑。许是睡得久了,眼睛里头一片迷蒙,浑身尚还是绵软无力。所以,整个人仍旧面朝上躺着,姿势并没有改变过。

    唐韵对这情形却似全无知觉,仍旧趴在她床头睡的极沉。

    女子小心翼翼绕过唐韵,将楚嫣然扶了起来。随手在她身下垫了个枕头,再度将杯子递了过去。

    无奈楚嫣然病的太厉害,连手腕上都没了力气。竟是半晌都没能将杯子给接过去。

    女子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直接便将杯子放在了她的唇边。也不管她能不能咽的及,只管一股脑给她灌将了进去。

    “咳咳。”楚嫣然毫无悬念的给呛着了,死命的咳,咳的几乎断了气。

    女子大约从没有见人这么咳过,手里端着杯子愣了那么半瞬。

    “你……要不要紧?”

    楚嫣然微微摆了摆手,出口的却只有越发急促的咳嗽。

    女子挑了挑眉,将手里头的杯子猛的扔了,扭头就走。

    哪里想到,身子不过刚刚一动便叫人一把给扯住了。

    女子身子一哆嗦:“你抓我做什么?你……你放手。”

    她死命挣扎,原本想着楚嫣然病弱的身子风都能吹的倒。不过甩甩手便能将她给掀一个跟头。哪里想到,她手指的力气居然出奇的大。女子只觉得自己两只手都好似给抓在了铁钳里,怎么都挣脱不开。

    “你快放手。”女子对这牛皮糖一般的人腻烦的不行,眼中却渐渐浮起一丝慌乱。

    “你……你。”她刚准备说些什么,那一头楚嫣然突然抬起了头与她的目光撞了个正着。竟是琉璃一般的通透,那样的眼神叫女子打了个哆嗦,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你不是碧纱,你是谁?”楚嫣然清澈的水眸中浮起一丝恐惧:“来……。”

    苍白的唇瓣张了张,作势便要喊人。

    “姐姐莫怕,是我。”女子突然开了口,将脸上蒙面巾一把扯了下去,露出下头楚悠然的面孔来。

    楚嫣然瞪了瞪眼:“悠……悠然?”

    “是我。”楚悠然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楚嫣然解释自己这会子以这个姿态出现的原因,索性便闭了口。

    那一头便听到楚嫣然又开始剧烈的咳嗽,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劳动了心思。这一次比方才咳得更狠了些。

    “姐姐,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楚悠然觉得被她那么攥着自己的手腕,怎么都觉的很是不安。便趁着她咳的撕心裂肺的时候再度挣扎了起来。

    “你……你等……噗。”

    楚嫣然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惜才不过说了那么几个字。便骤然呕出一口血来。她的手中本就紧紧扯着楚悠然,两人靠的极近。这么一拉扯的功夫,这一口血尽数都喷在了楚悠然前襟上。

    楚悠然张着嘴,愣了。

    她从没有见过如血那般鲜艳的颜色,也从没有想过一个人的血居然能够那么炙热。那么一下子喷在了她的身上,居然能烫的她几乎站立不住。她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有那么几滴爬上了她的面颊,鼻孔里头立刻便叫那奇异的腥气给沾满了。

    “啊!”

    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场面,脑子里头轰的一声便不可遏制的一声尖叫。说来也奇怪,她这一声用的力道极大。声音绝对很有穿透力。

    可是,那么一声过后。莫说院子里仍旧不见半个人影,即便连趴在床榻上睡觉的唐韵也是半分没有动弹。

    楚嫣然吐了那么一口出来血似乎觉得松快多了,竟缓缓抬起了眼眸。

    楚悠然耳边便响起了悠长的一声叹息:“悠然,我活不了多久了。你就这么容不得我多活几日么?”

    楚悠然听她这么说,张着嘴连尖叫都忘记了:“你……。”

    好半晌方才见她眼睛动了动:“姐姐你是病的糊涂了么?你说什么悠然听不懂。”

    楚嫣然并没有急着回答她的问题,清澈的水眸在她脸颊上流连了半晌。似乎要将眼前这个人深深的印在心上。

    楚悠然觉得那样的眼神能将她的脊背都给压得完了,似乎连呼吸都有些不自在:“你做什么那么看着我?”

    “悠然。”楚嫣然微笑:“让我再看看你,只怕过了今日便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呢。你长得……。”

    她有气无力抬起了手,楚悠然便觉的自己脸庞上有一只冰冷的手掌慢悠悠擦过。那只手掌干瘦的根本不似人的手掌,又冷又硬。便如摸着自己脸庞的就是那么几根骨头。

    楚悠然被那个触感吓得半分不敢动弹,也说不出是害怕还是恶心。后背几乎都叫冷汗给湿透了。

    “你长的真好看。”

    因为心头的恐惧,连带着楚悠然觉得落在耳朵里面的楚嫣然的声音都飘渺了起来。听上去怎么都不像是个活着的人能够发出来的声音。

    “你……你快放开我。”楚悠然几乎要吓的哭了。

    没想到楚嫣然居然听话的紧,真的便放开了她的手。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毫不犹豫便朝着门口飞快的跑去。楚悠然耳边便再度响起了女子悠长的叹息。

    “这么些年我遍瞧名医,肺痨的药不知吃了凡几却总不见好。占姑娘告诉我说,那是因为我得的根本就不是肺痨。”

    楚悠然打了个哆嗦,两只脚便怎么也迈不动了。鬼使神差的转过了身:“你说什么?”

    楚嫣然的身子软软靠在床柱上,看起来有气无力,眼睛却眨也不眨看着她。

    “占姑娘说我是被人下了毒,这毒非常厉害,慢慢侵蚀了我体内许多的脏器。造出的病症便于肺痨瞧上去差不多,但根本不是一回事。”

    楚悠然抿着唇,脸上深色阴晴不定。

    “我几乎没有出过门,也不曾得罪过什么人。更不曾与旁的什么人接触过,我想来想去始终都想不到,到底是什么人能来给我下毒。除了你,我的好妹妹——楚悠然。”

    楚悠然知道自己这会子应该立刻出去,跟本就不应该留下来听她继续说那些。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偏偏就是迈不动步子。

    “我。”她咽了咽口水:“我不懂你说些什么。”

    楚嫣然的唇畔便勾了勾:“我性子并不似你大方,此生并没有什么朋友。除了你几乎没有与什么人说过话,也没有旁的人能轻易进的来我的屋子。只除了你……。”

    “凭什么就不能是碧纱?”

    楚嫣然也不答言,只拿一双含笑的眼眸看着楚悠然。楚悠然被那清亮的眼眸给压的渐渐就觉得抬不起头来。

    “你是我的妹妹。”楚嫣然语调温柔并不犀利:“这事情我并不像怪你,也不曾告诉祖父。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楚悠然只管低着头不去看她:“姐姐怕是误会了,占姑娘白日里说你的病已经全都好了。悠然不过是来瞧瞧你,却不明白怎的就叫你误会如此?”

    楚嫣然莞尔:“你当知道,我虽然并不喜与人交往却并不傻。”

    楚悠然咬唇,何止是不傻?楚嫣然的头脑不是一般的聪明,不然她也不会……

    “所以。”楚嫣然低声说道:“白日那一出不过是我要占姑娘配合我演的一出戏,为的不过是见见你。何况……天底下有人穿成这样半夜三更来探病的么?”

    楚悠然一言不发,楚嫣然便再度抬起了头。也不知怎的,苍白的面色上居然浮起了奇异一丝红晕。

    “知道我就要好了,最焦急的会是什么人?”楚嫣然淡笑:“我就是想见见你,跟你说说话。”

    她眉心一颦,抬手掩唇低咳了几声:“我只想问问你。你我一母同胞,自小相依为命,到底是因着什么,你一定要我死呢?”

    “为什么?”楚悠然突然抬起了头,眼底飞快闪过一丝怨毒:“你居然要问我为什么?”

    楚嫣然闭口,神色间分明有几分困惑。

    “你我明明长的极其相似,可你自小就什么都比我好。我不就比你晚出生了那么片刻么?为什么祖父就那么的偏心你?若不是他那么偏心你,你能处处都压我一头?”

    楚嫣然很是吃惊:“你这么想?”

    “我想的有错么?”楚悠然眼眶微红:“明明我那么努力,努力学着像你一样的温柔,努力学着想你一样写的一笔好字。收起自己所有的喜好,努力做着所有祖父喜欢的事情。可……可他的眼睛里头还是只能看到你!”

    楚嫣然再度闭口,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她心里大约是怎么都想不通,就为了这么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居然能叫一个人做出亲手弑姐的事情来。

    “若单单如此便也罢了。”楚悠然咬了咬唇:“凭什么,凭什么阿郎哥哥来了。祖父却只一门心思的想要叫他娶你?”

    楚嫣然瞪眼:“你……喜欢阿郎?”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