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的道侣天下第一_ 96.森罗境比试-

时间:2021-05-15 17:4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清尊小说我的道侣天下第一 96.森罗境比试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在帮会领地时,他们十人早已商定出唯一的捷径了。

    托凤琰这个万事通的福, 他直接把森罗境的地图画出来了。当然, 作为灵魂画手, 他的地图简易得只有几条线, 在覃明的加工下,终于绘制出了一张详尽的地图。

    整张地图翻开来约有半米宽,费了覃明两个时辰, 与凤琰反复琢磨过后, 终于绘制成功。

    森罗境整体地型, 竟类似一个八卦太极, 阴阳太极两个点, 各有一座山峰, 此两座山峰仅凭肉眼,不分出高低。初进秘境的人,绝对无法判断, 哪座才是他们要寻找到的山峰,若是判断错误, 便有可能前功尽弃。

    幸亏他们这队,有凤琰这个大外挂, 他的手指一点阴极的点,道:“此处便是石碑所在的山峰。”

    其他人不疑有他,认真地记下了。

    “我们进了森罗境, 又如何分辨哪个是阴极, 哪个是阳极?”林凛问。

    “阴极的山石偏暗, 阳极的山石偏红。”凤琰道。

    覃明执笔,特意在地图上标注出来,思索了下,他指了指阴阳太极外侧的一圈八卦阵。“要到达阴极,我们还需翻越这些山脉。”

    “是啊。”容聂封看了一圈。“凤大哥,如果我们出现的点在阳极这边,无论走哪条路,都需穿越半张地图。”

    “聂封言之有理。”覃明赞同地道,“所以,忱慕,你所说的捷径在何处?”

    凤琰道:“时间。”

    “时间?”其他人不解。覃明问的是捷径,为何凤琰说到时间上了?

    凤琰道:“为何每个人进入森罗境的落脚点各不相同?无他,进入的时间不同,落脚点便各异。”

    其他人诧异。

    按常理说,进入森罗境的门只有扇,所有人进去后,理应出现在一个地方,但森罗境却迥然不同,有何蹊跷之处?

    覃明思索了下,双掌一击,恍然大悟。

    “忱慕,整个森罗境是不是活的?它每时每刻皆在转动,入口虽只有一处,但不同的时间点进去,随着森罗境的转动,落脚点便出现分歧了。”

    凤琰点头。

    覃明转了转手中的毛笔,嘴角上扬。“那么,哪个时间点进去,落脚点离阴极的高峰最近呢?”

    凤琰赞赏地看他一眼。“森罗境的门一旦开启,整个森罗境便开始转动,开启的瞬间冲进去,便可落在东正离火方位,此处乃是距离阴极山峰最近的落脚点。”

    覃明低头看地图,八卦太极图,分为八个方位,正上方是纯正阳南,正下方是纯正阴北,正左边是东正离火,正右边是西正坎水,其他方位,东南,西南,东北,北西。

    中心的太极,上阳下阴,阴极的点距离东正离火最近。

    也就是说,他们若要走捷径,必须掐着时间点,在东正离火方位落脚。

    “时间、速度,二则缺一不可!”覃明郑重地道。

    “明日,我们必须严阵以待,绝不可掉以轻心。”林凛道。

    “轻罗幻影步!”金小池高呼一声。

    其他人立即心领神会。

    原来如此,凤琰让他们苦练轻罗幻影步的用意竟在此处。

    轻罗幻影步除了跳跃外,还可增加移动速度。只要森罗境的门一开,他们抢在第一时间,施展轻罗幻影步,便可瞬间抢进门内,在正东方位落脚。

    因此,当元婴老祖嵌入上品灵石,启动秘境,打开森罗境的入口时,覃明等人不约而同地把灵气灌注在脚上,元婴老祖的话一落,他们风驰电掣般地闪进了蓝色光幕。

    蓝色光幕的后面,如时空隧道般,把他们从十余米的空中“吐”了出来,幸亏他们有轻罗幻影步,轻轻一跃,全部平安无事地落地了。

    森罗境虽是活的,开启之后便无时无刻地转动,但进入的人,并不会感到它的移动。一如地球不停地自转,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类毫无感觉一样。

    唐笑试着御剑飞行,结果连剑都招唤不出来,果然此处限制了他们的飞行能力。

    覃明四处打量,但见他们此时正在山脚下,前方横着一座庞大的山脉,而山脉之间有许多高耸入云的山峰。

    “忱慕,阴极的山峰,可是那个?”覃明一指远处的高峰。

    凤琰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摇头。“非也。”

    “什么?如此高的山峰,竟然不是最高峰?”覃明诧异。他的视力极好,远处的山峰至少有十几座,每座皆直插云霄。

    “是不是那座?”唐笑指了指。

    “哪座?”李飘渺抬手眺望,什么都没有看到。

    “很远,很淡,几乎看不清。”唐笑道。他是弓手,拥有一双鹰的眼睛,视力极佳,看得比常人远。

    “我们在此处看无用,抓紧时间,比试要紧。”覃明道。

    “覃明说得极是。”林凛道。

    “忱慕,我们出发么?”覃明朝凤琰眨眨眼。其实他想问,他们所在的落脚点是否为正东离火方,因怕留影石的直播,被大能们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所以他暗示凤琰。

    凤琰与他心有灵犀,自知他问的是何事,点头应道:“嗯。”

    覃明松了口气。“那便好。”

    众人整顿完毕,便往前直走。

    森罗境的地型,既然如太极八卦般,那么,阻隔在他们面前的,应有三层山脉,越过了这三层山脉,他们便可到达极阴处。

    凤琰曾言,东正离火位虽距离阴极点最近,路途却最为凶险,果然如此,他们才踏上第一条山脉,便倍感压力。

    俗话说,世上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便有路了。

    此处常年无人,自然无路可走。

    横在他们前方的山,到处是悬崖峭壁,没有落脚点,他们的第一步,便被难住了。

    一座庞大的陡峭山壁横在他们面前,无论从哪个方位绕,皆需过了这个大山壁,然而此山壁竖直,表面光滑,没有任何可踩脚的地方。

    十个人站在山壁面前,一筹莫展。

    “一定要爬上这山壁么?”李飘渺问。

    “绕了远路,便不是捷径了。”覃明摇头。

    “但是,此山壁过于光滑,犹如一面镜子,我们该如何上去?”金小池皱眉问。

    “凤大哥可有法子?”唐笑问。

    “忱慕?”覃明一脸期盼地望着凤琰。

    凤琰瞥了眼山壁,道:“卞离,小池,聂封,你们三人皆有土灵根,功法修炼得如何?”

    卞离道:“自是融汇贯通。”

    他是单灵根,所以修炼起来得心应手。

    容聂封道:“我主修火灵,土灵微弱。”

    金小池道:“凤大哥,我是水土二者皆修,不分仲伯。”

    凤琰道:“如此,由卞离打头,小池和聂封加固,在此山壁上,造出一条路。”

    “造路?”覃明恍然大悟。“攀岩!”

    “攀岩?”李飘渺困惑。

    覃明眉开眼笑,详细地为众人解释何为攀岩。

    只要卞离他们三人用土灵,在笔直的山壁上,制造出踩脚点,便可攀顶了,再则,所有人皆会轻功,攀爬起来,比普通人迅速。

    众人一合计,便由卞离打头阵,辨好方向,在山壁低下,施展法术,只见山壁上,出现了一排小凸起。

    “妙极。”容聂封拍手称赞。他调动灵气,手指一动,一道棕色的火便射了出去,火缠在山壁上的凸起,焚烧精炼,使之更加坚固。

    金小池也施展法术,在容聂封给凸起凝炼后,一道水浇下去,瞬间凝固。

    三人合作,往上三十米处的落脚点处理完毕,再往上,需要攀爬上去再施法。

    “上吧。”覃明胸有成竹地对众人道。

    卞离施展轻功,第一个飞了上去,轻轻一跃,上了五六米。金小池和容聂封紧随其后,他们三人一边上爬,一边施展法术,加固攀爬的落脚点。

    有他们在前方开路,其他人谨慎地跟在他们后面,畅通无阻,轻而易举。

    龙沐和李飘渺排在容聂封的后面,她们下面是黄子葵和唐笑,以及林凛,覃明和凤琰爬在最后。

    上千米高的山壁,一行十人,身手敏捷地往上移动,动作干净利落,毫不迟疑。

    此番画面,直播在混元广场的光幕上,看台上的修士全都赞赏地望着他们。

    “这十位弟子极有默契。”一金丹修士道。

    “他们出身于一个地方。”另一金丹修士道。

    “咦?古管事,你竟知道他们?”

    被唤为古管事的金丹修士,正是星月城,星象阁的管事古一枫。

    此次宗门选拔去晋江界的弟子,他亦有所关注,第一场比试因有事耽搁了没有观看,这次团队比试之时,他正巧回了宗门,便赶上了。

    光屏之中的十名筑基弟子,初看时,并不肯定,直到看清他们的脸后,古一枫方肯定,这一行十人,正是十年前在星月城饭馆里遇到的小孩。

    因护送的筑基弟子出了意外,他们在某位热心的修士帮助下,过了天命山,来到了星月城。巧合之下与他相遇,他便带他们回星象阁,询问了原由后,便给了他们推荐信,派人护送他们到宗门的山门前。

    古一枫把自己与覃明等人如何相遇的事与身边的师兄一说,师兄不禁啧啧称奇。

    “竟有此事,果然有缘呐。”

    “古师弟当真是做了一件大善事。据闻,这几位弟子资质上佳,宗门内的数位大能,对他们青睐有加,欲收为亲传弟子。特别是那两位,连掌门都有些心动。”金丹修士一指爬在最后的两人。

    古一枫看了过去,正是覃明和凤琰。

    覃明自从与凤琰更深层次地修炼过后,对灵气更加的操纵自如,几乎不必消耗灵气,便可施展轻罗幻影步,爬了上百米,他面不改色。凤琰更不必说,他神情自若,如履平地。

    倒是爬在最前面的卞离和金小池、容聂封三人最累。他们一路施放法术,创造落脚点,灵气消耗得极快。好在,他们早有准备,灵气不足,便从储物袋中取出灵石,吸取灵气后,继续开拓道路。

    一个时辰后,十人终于爬上了上千米高的山壁。

    到了山壁顶,众人尚未休息,便被前方的景象给震憾了。

    前方岂有路?

    山壁之后,竟是一片深不可测的云海。云海的尽头与山壁隔了数千丈。

    此处的地势,令他们想起了天命山的阶梯。那时候,他们凭借着剑三传承,使用扶摇和轻功,一点一点地跳过了去。然而,此时的云海之下,可不曾见到什么阶梯。

    金小池一屁股坐在岩石上,擦了擦额角的汗,气喘吁吁。黄子葵从储物袋中取出水袋,递给他。

    “小池,喝口水吧。”

    “多谢子葵。”金小池接过水袋,拧开盖子,喝了几口,递还给黄子葵。

    黄子葵拿着水袋,坐在金小池的身边,喝了一小口。

    覃明见了,眨眨眼睛,他转头看向容聂封和林凛,却见容聂封整个人趴在林凛的背上,抢林凛手里的水袋。

    覃明嘴角溢出笑容。

    凤琰伸手,撩开覃明垂在额前的发丝,问他:“累否?”

    覃明摇头。“不累。自从用新功法修炼后,我对灵气的掌控能力,已出神入化。”

    凤琰道:“身体若有不适,万不可忍着。”

    覃明脸微红,别过脸,咕哝:“你若节制些,便不会……”

    凤琰握住他的手,捏了捏他圆润的指腹。

    “你不舍。”他轻柔地道。

    覃明脸更红了。“别……别胡说了,正事要紧。”

    站在他们旁边的李飘渺突然插嘴:“什么节制?什么不舍?”

    她嗓门大,这一问,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覃明从凤琰手里抽回自己的手,甩了甩袖袍,镇定地道:“并无,我们在商议该如何过云海。”

    李飘渺似乎还想说什么,被龙沐一把拉住,她只得打消了念头。

    “凤大哥,此云海深不可测,更无落脚点,我们该如何过去?”唐笑问。

    凤琰淡定地抓住覃明藏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握住,听到唐笑的问话,他道:“不必担忧。”

    覃明轻叹一声,靠着凤琰,问他:“如何不担忧?那云海隔了数千米,又无山路,更无法御剑飞行,仅凭轻功,根本无法跃过去。”

    凤琰顺势搂住他,对众人道:“前日让你们准备的法宝,可都有带来。”

    其他人闻言,愣了下,卞离在储物袋里一摸,取出一个小小的飞鸢模型。

    “凤大哥,可是此物。”他问。

    凤琰点头。

    覃明也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取出飞鸢模型。这是一件法宝,只需嵌入灵石,即可变大,成为真正的飞鸢。

    飞鸢覃明熟啊。

    剑三里有个道具,正是飞鸢,而唐门更是玩飞鸢的高手。

    他们进森罗境前,在宗门买了一些法宝,飞鸢便是其中之一。

    “忱慕,此秘境限制御剑飞行,难道不限制法宝?”覃明兴奋地问。

    凤琰道:“试一试便知了。”

    唐笑手动迅速,他塞了一块灵石进飞鸢模型里,飞鸢立即变大,他抓紧手把,试着小飞了一下,再绕了回来。

    可行。

    “妙哉!”覃明大笑。“我们可用飞鸢飞过去。轻而易举!”

    “太好了!”黄子葵拍手。“凤大哥果然想得周到。”

    覃明看她一眼,道:“谁能料到呢?以备不时之需嘛。”

    黄子葵轻咳一声,腼腆地道:“我高兴得都要语无伦次了。”

    她差点忘了,外面有留影石,会将他们的一言一行展现在大能们面前,万一说漏嘴,便露馅了。

    “飞鸢虽好用,但过云海之时,亦需谨慎。空中风大,如控制不当,极易吹散。”凤琰一脸严肃地道。

    “风?”黄子葵道:“凤大哥,我可操控风,不如由我飞在第一位。”

    凤琰沉吟,金小池面露急色,他拉住黄子葵的手,道:“子葵,可以吗?”

    黄子葵露齿一笑。“小池,我已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动不动就哭的小姑娘啦。”

    金小池望着她笑盈盈的可爱模样,眼睛里流露出温柔。“好,我信你。”

    李飘渺道:“子葵终于成长为大姑娘了。”

    十八岁的黄子葵眉开眼笑地道:“那是自然,身为修士,岂可知难而退?”

    覃明一脸欣慰。小伙伴们一个个英姿勃发,出类拔萃,皆是可靠之人。

    给飞鸢嵌上灵石,小飞鸢立即变成大飞鸢,黄子葵抓住手把,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其他人紧随其后,一个个如鹏鸟般地飞下来。

    初时风强劲,飞鸢不稳,黄子葵一念口诀,操控风向,强劲的风便向两边排去,整个气流显得平顺,令他们的飞鸢平稳地飞行。

    一行十人,如大雁般,排成人字型,飞在云海之上。

    混元广场上的修士看到这个画面,赞不绝口。

    “有胆有谋,非常人也。”

    “同心协力,其利断金。”

    “有备而来,万无一失。”

    “此十位弟子,不同凡响。”

    听到众师兄对覃明这队人的赞赏,古一枫不禁感慨。

    当初他们这些小孩独自来到星月城,道是寻找宗门,古一枫自然有所怀疑,虽看过了那个玉牌,又听那位叫凤琰的少年形容玉牌主人的模样,他信了九分,留了一分疑惑在心底。尽管如此,他并未阻了他们的修真之路,依然把他们送去了宗门。

    十年对修士而言,极为短暂,一闪而逝,他的修为仍停驻在金丹后期,然而,这十个少年,已经是筑基后期,若他们去了晋江界,出来后便有可能晋升成为金丹。

    金丹?

    古一枫不禁失笑。

    若他们升为金丹,便成为自己的师弟了。

    小了几百岁的师弟,恐怕是所有金丹期中年纪最小的弟子吧?

    在黄子葵带领下,一行人的飞鸢飞得非常流畅顺利。飞了一个时辰,他们终于飞到了终点。

    黄子葵看准落脚点,控制着飞鸢,干净利落地跳下。

    继她之后,金小池和卞离也跳了下来,紧接着,其他人陆陆续续地着陆。

    容聂封飞在最后,他正要收了飞鸢往下跳时,突然飞鸢灵气耗尽,倏地变为模型,但离地面还有十余米,他慌了一下,想要使出轻罗幻影步,却见一条人影更快往上一窜,伸手揽住了他有的腰。

    “呃?”容聂封看到林凛,不由自主地抱住他,两人在空中旋转了两圈,容聂封被林凛公主抱着落到地面,衣袂飞扬,发丝飘散,画面唯美。

    “……多谢……”容聂封愣愣地向林凛道谢。

    林凛低头看他,剑眉一扬。“有碍否?”

    “无碍。”容聂封松了口气,他挣了挣,林凛轻轻放下他。

    容聂封微扬下巴,整了整衣领,耳朵赤红。

    李飘渺叉腰哈哈大笑。“聂封,你太没用了,居然会掉下来。”

    容聂封眉头一皱,道:“后半程我用了下品灵石,没料到在最后时刻消耗尽了。”

    “为何不用中品灵石?”林凛问。

    “这……我储物袋中下品灵石较多,只需更换勤些,便可抵得上中品灵石了。”容聂封道。

    “你当我不知道?你储袋中的中品灵石并没有几个。”李飘渺揭穿了他的谎言。

    容聂封脸上一热。他的储物袋中,确实没有几个中品灵石,还不是因为平时三人一起行动,在宗门里购买东西时,皆由他掏腰包?

    林凛从储物袋中掏出五块中品灵石,递到容聂封面前。

    容聂封一怔。“这……”

    “我这有不少中品灵石,这些你先拿着吧。”

    容聂封看看林凛英俊的脸,再看看他大掌中的灵石,颤了颤唇,别过脸。“不必了。”

    林凛见他拒绝,叹了口气,把灵石放回自己的储物袋中。“你若需要,便向我要。”

    覃明看他们互动,饶有兴趣的扯扯嘴角。

    “忱慕,你看他们如何?”他小声地问。

    “嗯?”凤琰。

    “嘿嘿,有戏。”覃明笑弯了桃花眼。

    龙沐站在一旁,见李飘渺还想找容聂封的茬,便捏住了她的耳朵。李飘渺吃了痛,哎哟哎哟地叫着。

    黄子葵噗嗤一笑,觉得飘渺姐太有趣了,在沐姐姐手上,乖得很。

    “凤大哥,接下来我们该往何处走?”唐笑问凤琰。

    凤琰道:“休息片刻。”

    覃明打量四处。

    过了云海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处山峰顶,此山峰到处是嶙峋的岩石,没有植被,光凸凸一片,若再往前,只能往下走,下面没有路,却有许多如石桩般的小柱子,他们需施展轻功,踩着小柱子往下跳。

    他抬头眺望,看到远处一座直插云霄的高峰。

    “忱慕,那是不是太阴极的山峰?”

    凤琰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微微眯眼。

    “嗯。”

    覃明欣喜。“甚好,我们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不知其他队伍如何了?”

    “其他队伍?”李飘渺道,“他们想必还在什么旮旯地方挣扎吧?哈哈。”

    “另外四队,拥有一半以上的甲级弟子和乙级弟子,资质和实力摆在那里,不可轻视了他们。”龙沐道。

    他们猜测着另外四个队伍的情况,混元广场上的修士,在光幕里,早已看得一清二楚。

    相比覃明这队人马的顺利,另外四队可谓千难万险。

    他们挤进入口时,混乱一片,待所有人进去后,便散落在森罗境的各处。

    有两队人马分别出现在正西和正北方位,这两个方位,距离阴极山峰最远,若要穿越重重山峰,只怕困难重重,然而他们并不知道阴极的山峰是最高的,他们看见的,只能是阳级的山峰,所以,他们全部往阳级山峰走去。

    另外两队,落脚点分别在纯正阳南方位和纯正阴北方位,一个在阳极正面,一个在阴极正面,他们能同时看到阴阳两座山峰,两座山峰的高度相差无几,他们必须先判断出,哪座为最高峰。

    很遗憾,纯阳阴北的那支队伍往阳极山峰走去了,而纯正阳南的那支队伍,往阴极山峰而来。

    也就是说,能与覃明的队伍抢夺胜利果实的,唯有纯正南阳的这支队伍。

    姬元正在这支队伍中。

    这只队伍由五个甲级弟子,四个乙级弟子,以及他这个丙级弟子组成。甲级弟子和乙级弟子不愧是资质上佳者,姬元明显感到了自己与他们的差距,好在,他咬牙坚持,没有被落下。

    摆在他们面前的是重峦叠嶂,他们这些人虽有武艺在身,却并不是人人轻功精湛,所以遇到悬崖之时,不能御剑飞行,便发难了。

    暂不提他们如何,覃明这边,休息过后便开始逐个往下跳。

    轻罗幻影步实在太好用了,下面的石桩如少林的梅花桩,虽然没有规律,但皆有落脚点,十人轻轻松松地跳了约两刻钟,便到达了山脚下。

    森罗境没有黑夜,他们坚持了数个时辰,便是筑基期的修士,在如此消耗体力和灵力的情况下,也有些顶不住。

    覃明提议,在山脚下暂作休息。

    众人同意,他们寻到一条小溪边停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样法宝。

    光幕外的大能们看到他们取出的法宝,不禁一愣。

    覃明对这件法宝非常满意,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物品。嵌入灵石后,那拳头大小的法宝,便“砰——”的弹开,变成了一个帐篷。

    没错,是帐篷。

    覃明深感宗门里的人才层出不穷,如此生活化的法宝炼制出来,为行走在外的修士提供了很多便利。在野外时,不必风餐露宿,只要钻进帐篷中,便可遮风挡雨。

    此帐篷不但宽敞,还设有阵法,拥有防御功能,可抵挡低阶的妖兽。

    六个帐蓬错落有致地摆放着。

    为何是六个呢?

    由于帐篷不小,完全可容纳两人,所以凤琰和覃明就用一个人了。又由于帐篷价格实在不便宜,所以林凛和容聂封共用一个,唐笑和卞离用一个,龙沐和李飘渺用一个,剩下金小池和黄子葵毕竟男女有别,又不曾点破那层心思,就一人用一个了。

    众人在溪边梳洗一番后,便进入帐篷里休息了。

    当十个人全部钻进帐篷后,光幕上便只显示六顶蓝色的帐篷,至于帐篷里面是何景象,留影石可无法探查,帐篷外又有防御阵,阻了一切声响。

    看台上的大能们:……

    覃明整个人扑在柔软的叠子上,从储物袋里取出丝被,往身上一盖。

    凤琰看他像小猫般缠着丝被滚来滚去,便捉住了他的手。

    “嗯?”覃明停下动作,桃花眼迷蒙地望着他。

    凤琰心中一动,低头亲吻他的唇,手指勾到他的衣带。

    “呃?”覃明被压在下面,拍了拍他的背。

    拜托,他们还在比试之中,岂可乱来?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