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毒妇驯夫录_ 231 你可千万别哭啊-

时间:2021-05-05 19:0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叶无双小说毒妇驯夫录 231 你可千万别哭啊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如今已然入了夏,马车的帘子是拿上好的碧绌纱裁的。又薄又透,即便拉的死死的,也并不影响风从四面八方吹进来。碧绌纱还有个好处,那便是即便不用挑开车帘也能将外面的情形瞧的清清楚楚,但是马车外头的人却跟本别想将车里头的样子瞧见一星半点。

    所以,唐韵立刻就看到等在自己前头那装饰的极其华丽的马车。旁的玩意倒也罢了,唐韵并不是没有看到过好东西。但是,那明晃晃的海云纹实在叫人不能够忽视。即便是她也给小小的惊了一下。

    马车上的海云纹并不似楚老家主给她的徽章那么小气,而是画满了整个马车厢。从马车门口这一头绕着马车转了一圈直接画到了马车那一头去。

    可不要小瞧了那醒目的海云纹,那玉白而发着些微幽蓝的色彩,实际上是磨碎了东岚国盛产的海中夜明珠搀和在了颜料里头而造成的效果。

    “有钱。”唐韵砸了砸嘴:“真有钱!”

    可不是有钱么?

    东岚的夜明珠即便是小指盖大小的一颗都价值连城,想要绘满了整个马车得磨碎了多少颗珠子?

    “小姐您瞧,奴婢可没有瞧错呢。”秋晚撅着嘴。

    “恩。”唐韵舒展了下肢体便立刻起了身。

    “小姐这是做什么?”秋晚显然给吓了一跳。

    自打上了马车,自家小姐一直都懒洋洋的。这会子冷不丁的正襟危坐,看起来真心不大习惯。

    “人家专门候着呢,不去看看不大有礼貌吧。”

    秋晚闭了口,您……什么时候在乎过礼貌?

    那一头,唐韵已经挑开了帘子下了车。秋晚向秋彩使了个眼色,二人也急急追了下去。

    “你们下来做什么?”

    马车下头,唐韵正歪着头看着她们。

    “……自然是伺候着小姐过去。”秋晚有些好奇,这话还需要问么?

    “不必。”唐韵淡淡说道:“这一回我自己过去。”

    “这怎么行?”秋晚皱了眉。

    “小姐一个人过去,多没有气势。”秋彩也立刻说着。

    唐韵勾唇一笑,屈指在秋彩额头上弹了下去:“又不是去打架,要什么气势?都回去。”

    两个丫鬟撅着嘴,显然并不想答应。那一边楚家的马车门却已经打开了,车门口探出萧景堂俊美而沉稳的一张面孔。

    “韵儿,悠然想见见你。”

    “好。”唐韵微微一笑朝着两个丫鬟挥了挥手:“你们跟着过去不合适。”

    秋晚和秋彩瞧见了萧景堂便也不再坚持,悄悄退回了马车里去。

    唐韵这才慢悠悠走向了萧景堂,柔嫩如桃花瓣的粉润菱唇勾了一勾,巧笑嫣然:“大哥哥。”

    一声大哥哥喊的萧景堂瞳孔一缩,却也不过微微怔了一怔,眼底便似有什么正一点点悄然融化,唇线也松开了。

    “快上来吧。”他说:“这里离着金桥镇不远,清晨的时候露水重。莫要受了冷。”

    唐韵唇畔笑容便更深了几分,萧景堂是真的……变了!

    萧景堂朝着她探出了一只手,唐韵瞧着那只遍布着薄茧的大掌分明在微微的颤抖。她却毫不犹豫将自己素白的小手放在了她的掌心之中。

    这一下,不但没能叫眼前男子的手掌静止下来,反倒连他整个身躯都开始颤抖了起来。许是晨起的阳光沾了露水将人的眼睫都给湿润了,唐韵竟觉得此刻萧景堂的眼睛里头氤氲出了一抹水汽。

    她的心中狠狠一颤,萧景堂是什么人?居然会哭的么?

    萧景堂是个硬骨头!

    他自小叫祖父扔在水师大营里,五岁起就跟着水师一同操练。她经常见他一身伤满身泥的在校场打滚,那么小的孩子却从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他犯了错被军规处置打板子的时候,也不曾见他掉过一滴眼泪。即便是在祖父的葬礼上,他也不曾掉过一滴眼泪。

    这会子,不过是叫她握了握手,他居然破天荒的……要哭?她是撞了什么大运呢!

    你可千万别哭啊!唐韵在心里头默念着,哄人什么的她一点都不擅长。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也改不掉秋晚的坏毛病。

    “大哥哥,你再这么抖下去,韵儿可是上不去车了呢。”

    女子明媚的一张笑颜不及往日里人前的端庄温雅,却只叫人觉得温暖。萧景堂的心一下子便安定了下来,寡薄的唇瓣便也勾起了一丝笑容。大掌一用力,唐韵娇小纤细的身躯便给扯上了车。

    “进去吧。”萧景堂淡笑着说道:“悠然等你许久了。”

    唐韵朝着他点了点头,身子一矮进了马车里头。楚嫣然正半躺在马车里的软榻上,见着唐韵进来,挣扎着要起身。却叫萧景堂一把给按住了,之后塞了个枕头到她的腰下。才扶着她的身子坐正。

    唐韵瞧得眸光微闪,楚嫣然却朝着萧景堂柔柔的一笑:“阿郎,我与占姑娘有些体己话要讲。”

    萧景堂立刻点头:“我在马车外头等你,你才好了些,说话的时间不可以太久。”

    楚嫣然:“恩。”

    “我将给你冲好的药茶放在了你手边的小案上,等会子莫要忘了喝。”

    楚嫣然:“好。”

    “韵儿。”萧景堂这一次却抬头看向唐韵:“嫣然今晨的药还没有吃,你一定要盯着她喝完。喝完了旁边的抽屉里头有蜜饯,记得叫她吃上几颗。”

    唐韵笑眯眯应了声好。

    楚嫣然已经叹了口气出来:“阿郎,我已经好了,我不是纸糊的。可不要叫占姑娘见了笑。”

    萧景堂神色一僵,立刻扭头看向唐韵。一眼就看到了她眼底那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冷峻的面庞上难得一见的红了一红。再不说一句话,转身下了马车。

    “呵。”唐韵到了这会子方才低笑了一声:“我大哥哥对大小姐可真好。”

    “是啊。”楚嫣然的眼神却一分分暗了下去:“阿郎是个好人,他对我好不过是因为……瞧着我可怜。”

    “这可未必呢。”唐韵慢悠悠说道:“他的身份你大约也知道了,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哪里伺候过人?”

    楚嫣然半抿了唇瓣,唐韵看到她眼中突然就浮起了一丝光亮。竟给她苍白的面颊增添出一抹艳色,叫人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唐韵略低了低头,说实话楚嫣然长的并不难看。不过是因着这几年病的厉害,看起来才不及楚悠然那么抢眼。实际上,她这么恬淡而娴静的姑娘,才应该是最讨人喜欢的。

    萧景堂会是因着这个,真的喜欢上她了?

    “这个给你。”

    唐韵正沉思着,冷不丁手心里叫楚嫣然塞了个冰冷的东西进去。

    “这是?”

    楚嫣然勾唇:“是楚家二小姐的身份玉牌。”

    唐韵眨了眨眼,她手里头那雕工精致的白玉吊坠挺好看,看上去价值不菲。吊坠的一面雕着楚家的海云纹家辉,另一面则是个小巧的悠字。这个坠子她分明记得楚家姐妹两个分别有一块,日日见她们带着。也知道那个便是她们身份的象征。

    可是……给她是……做什么?

    “我听阿郎说,你这一次回去,原先那个身份似乎很有些不妥当。”

    唐韵再眨了眨眼,所以?

    “你需要一个新的身份,能叫所有人乖乖闭嘴的身份。”

    唐韵扬了扬手里的玉牌:“韵儿,不大明白。”

    楚悠然说的每个字她都听得懂,但,为什么组合在一起就叫她半点都不明白了?新的身份,该不会是她想的那个样子吧。那可也……太吓人了!

    楚嫣然吸了口气,妙目似乎在唐韵手中的玉牌上停了那么片刻,却迅速别开了去。

    “从今日起,你就是楚悠然。”

    唐韵:“……。”

    她是不是听错了?

    楚嫣然凝眸,郑重点了点头。妹纸,你没有听错。

    “大小姐。”唐韵苦笑:“楚悠然今年只有十六岁。”

    她却已经十八岁了,这个……说谎什么的能走点心么?

    楚嫣然微笑:“天下间并没有人见过真正的楚悠然和楚嫣然。”

    所以,你便这么公然的瞪着眼说瞎话么?

    “以前不会有人见到,以后世人所见到的也只有一个楚悠然。”

    唐韵半眯了眼眸,很小心的咳嗽了一下:“大小姐,你们楚家在外头……有暗桩的吧。”

    “他们只见过我与祖父。”

    所以,这便是公然打算叫她只管放心大胆的撞成楚悠然么?

    “大小姐这么做。”唐韵声音微涩:“楚老家主知道么?”

    她可不会忘记,那老头实际上跟本不愿意与她扯上关系。要不是自己捏着楚嫣然的救命药,他会妥协?即便妥协,也不过给了她个高级客卿的身份。

    但,楚嫣然这一手可就全然不同了。

    她若是成了楚悠然,那便是楚家嫡系的传人。楚老家主嫡亲的孙女,自此后一言一行代表的都是楚家!

    楚家呵!

    那不等于直接将楚家送给了她?

    提起楚老家主,楚嫣然眸色暗了几分却再度挑了挑眉:“如今,楚家的家主……是我。”

    唐韵眨眼,所以这果然是先斩后奏呢。

    她低头把玩着手里头的玉坠子,眸色很是深沉:“大小姐可知道你这么做意味着什么?”

    楚悠然:“楚家现世。”

    唐韵:“你可知道楚家现世意味着什么?”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